去年年中,彰化縣議會因為議員出國考察後回來的考察報告,多數是草草交差,引發選民一陣撻伐,部分議員憤憤難平,認為被誇大渲染了。

這幾天眼尖的網友看到彰化縣文化局的一項「106年德國劇院觀摩考察案」,金額為75萬元的勞務採購案,採購單位名稱是「彰南演藝科」,在文化局的編制中,彰南演藝科的業務只有一項,就是掌理員林演藝廳外館館務,台中國家歌劇院成立以前,彰化縣政府常以員林演藝廳為中部最好的演藝廳而自豪。

採購案中的履約期限是:「自決標日次日起至本參訪活動結束後次日起30日內。」廠商資格是:合法登記或設立綜合旅行業或甲種旅行業。因此這項德國劇院觀摩考察案確定是到德國參訪無誤。

縣民不禁要問:如果是為了改善員林演藝廳的設備,台北有兩廳院,台中有落成不久的國家歌劇院,不能哪家貸款利率低先就近去參訪學習嗎?一定要到德國考察嗎?為什麼是德國?

根據一項調查,世界10大劇院的排名依序是:莫斯科大劇院、匈牙利國家歌劇院、美國大都會歌劇院、阿根庭哥倫布大劇院、義大利聖卡洛劇院、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巴西亞馬遜劇院、義大利斯卡拉大劇院、巴黎歌劇院,以及雪黎歌劇院。這10家歌劇院中很多是在歐洲,就是沒有一家在德國。

彰化縣文化局常常感嘆年度預算太少,光是文化資產保存業務,就讓文化局一個頭兩個大,許多具文資價值的老建築被以「重質不重量」、「先評估能否活化,再決定是否列為文化資產」等文化局自創的規則,大量被拆除破壞,從今年年初起16天內,就有九把刀筆下想帶心儀女友去喝咖啡的「醇情時刻」3開間;暫定古蹟彰化市首任市長杜錫圭故居3開間,外加一棟木造日式官舍全毁;以及被暱稱為「彰化林百貨」的松竹堂4連棟拆除半毁,文化局長曾因此公開道歉並自請處分,原來自請處分竟然是到德國去考察歌劇院?

我們看縣長魏明谷的《文化創產白皮書》,總共有4項對策及8大願景,包括:

4項對策:

?文化資產產業化發展,促成文化資產成為振興地方經濟的素材。

?文化資產生活化發展,以「生活美學化,美學生活化」為經營理念。

?文化資產福利化發展,健全社會老年、學童等弱勢團體的需求。

?文化資產均衡化發展,八大生活圈「村村有藝術,處處有文化」。

8大願景:

?形塑歷史街區風貌,建立以在地文化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模式。

?復甦歷史聚落或古建築,建置彰化縣文化創意產業基地。

?媒合藝術家駐村,發展村落文急需借錢化產業。

?推動彰化老屋創意活化,誘導民間投資藝文、文創產業。

?八大生活圈文化齊揚,推動「村落文化館」或「生活學習中心」。

?村落文化推廣鏈結合社會福利,充實老年幼童的生活場域。

?推展彰化生活美學運動,社區營造幸福生活。

?人人都是文化傳承者,舉辦「彰化傳統文化節」系列活動。

所有這些對策與願景,都是強調在地化與城鄉均衡發展。然而,我們看文化局最近舉辦的「民主風雷-228事件70週年人權影像裝置藝術展」,所展出的照片以30年前鄭南榕、陳永興、李勝雄發起的環島遊行照片為主,再加上幾位受難者的照片和一些裝置藝術,和二二八事件70週年紀念感覺有點文不對題,而且每週只開放兩天,文化局新聞稿中又未說明,讓很多不知情民眾非假日跑到北斗卻不得其門而入。

再看文化局定13日舉行記者會,宣示將自3月29日起展出「狂飆的年代:80年代台灣社會運動影像展」,展出的理由是說:「今年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的第一年,更適逢社會運動滿30週年??」不知這個社會運動滿30週年是怎麼算的?1979年的「橋頭示威」及「美麗島事件」不是社會運動嗎?日治時期的文化協會各項運動、二林蔗農事件不算社會運動嗎?

前二林農會總幹事蔡詩傑,去年信用瑕疵信貸初帶中國流亡作家余杰參觀蔗農事件現場時曾透露,農會本想在該地設置一個以當年農民將甘蔗頭削尖成為武器,擲向警察的紀念銅像,卻苦無經費,讓遠自美國來到二林看現場的余杰只看到一根插在土裡的紅木柱。

余杰於去年特地到二林蔗農事件發生地,二林農會總幹事蔡詩傑說,他們曾想在當地立個蔗農將甘蔗頭削尖當武器對抗日本警察的雕像,卻苦無經費。把出國考察等一次性消耗性的費用撙節下來,做個紀念碑或雕像才能長長久久啊。圖/陳婉真

我們看前述兩項意義雷同的影像展,採購金額各為90萬元,再加上這75萬元的考察費,如果能把這種一次性、消耗性的花費撙節下來,在二林蔗農事件發生地做個紀念物綽綽有餘,也符合魏縣長的「村村有藝術,處處有文化」政見,也不會讓縣民私底下竊竊私語:為什麼標案老是同一批人得標?為什麼很多照片是要取得授權的,卻能在短期間內得標?為什麼老是做些和本縣文化保存與發揚無關的活動?為什麼新局長上任迄今,彰化縣連一件文資審查案都未過關?魏縣長可能要稍微花點時間了解看看,免得你找來的人所做的事和你的政見背道而馳,他的狂飆年代,卻成了彰化文化界的黑暗時期。

暫定古蹟杜錫圭宅被夷。?圖/陳婉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單厚之/媒體工作者,長期主跑國會新聞

?

228連假期間,政務委員張景森提議,將中正紀念堂改為立法院,引發了一些討論。類似的提案過去其實曾多次有不同的人提過,但今年是民進黨完全執政後的第一個二二八,又適逢中正紀念堂「去蔣」的新措施,所以引起了更多的關注。

要將立法院遷到中正紀念堂,我們必須要先釐清的是,背後的目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是要懲罰立法院?還是獎勵立法院?是要羞辱蔣介石?還是彰顯蔣介石?是要和深藍的群眾和解、對話?還是只想激怒他們?對於綠營的支持者,又想要達成怎樣的效果?

今天如果要羞辱立法院,其實不用遷到中正紀念堂,遷到山豬窟、福德坑、第一殯儀館,可以羞辱的更徹底、更大快人心。今天如果要彰顯民主的價值、獎勵立委諸公,那立法院爭取許久的舊空總那塊地,其實遠比中正紀念堂更單純、合適。

當然今天執政的民進黨,不可能是想要榮耀蔣介石。但若只要修理蔣介石,直接把中正廟拆了,還給人民自由廣場,既省錢、又省事?也沒有非要遷建立法院的理由。

張景森說:

「一個紀念獨裁者的空間可以轉變成民主象徵的國會,本身就是台灣民主發展成就的一部分。」

過去提出類似主張的人,也都提到中正紀念堂有充分的陳抗空間,符合民主國家國會的需求。但他們也都忽略了,陳抗空間是國會的條件之一,但並不是充分條件。

中正紀念堂的面積是25萬平方公尺。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曾經號稱是「世界最大的廣場」,也不過44萬平方公尺。2300萬人的國會,卻擁有世界數一數二的遼闊陳抗空間,難道不荒謬嗎?這真能彰顯台灣的民主嗎?

提出類似訴求的人,只知道接受陳抗是國會的義務,但對於國會的其他功能與要求,卻是一知半解。

國會需要陳抗空間、國會也不能離被監督者太遠,所以搬到關渡平原、福德坑、山豬窟,都不太理想。至於那些主張「國會遷都」到台中的,更是莫名其妙到了極點。以立法院專案報告浮濫的習慣,立法院開議期間,大小官員都全部塞在高鐵上,什麼事都不用幹了。

中正紀念堂的距離沒有問題,但空間的問題很大。立院內部行政單位的需求不談,光立法委員開會需要的空間,就至少需要一個能容納113名立委開會、質詢的議場。看起來現在蔣介石坐著的那個空間,其實就很適合。

但除此之外,立法院至少還需要10個以上的中大型會議室,連同備詢的官員、助理、媒體在內,每個都要能容納100至200人。除此之外,還要有113間的委員研究室。

一般人會覺得,中正紀念堂的建築很雄偉,立法院需要的空間並不大。但如果要把現在的立法院塞進中正紀念堂,恐怕還至少得要另外蓋個一、兩棟的會議大樓跟委員會館;而且理論上,還得把委員宿舍一併搬到園區之內。

民眾會支持拿自己的納稅錢,為立委諸公大興土木嗎?

再則,如果立法院真的搬到中正紀念堂,兩廳院要留、還是要搬?不動。陳情抗議都擠在國家最高藝術殿堂前,適當嗎?要動。藝術讓位給政治,又能搬去哪裡?

簡單想想就知道,真要把國會搬到中正紀念堂,修改空間、新建建築的經費,比起打掉重蓋一個國會,也便宜不了多少。這些人之所以主張把立法院遷到中正紀念堂,並不是真的覺得立委諸公們,值得一個更好的國會,希望彰顯民主的價值。而是認為,羞辱蔣介石的本身,民主的價值就已經獲得彰顯。

遷建國會等論述,不過是這些人的遮羞布、擋箭牌,假裝自己既理性,又對民主價值有深刻的體認。但實際上就是不敢光明正大的主張拆中正廟,只要「詛咒別人死」,要這些立委諸公來背黑鍋而已。

若真要討論行政機關的功能與歷史意義,原本是日本總督府的總統府、空間嚴重不足的行政院,都有比立法院更急迫需要遷建的理由。如果民進黨真能完成廢監察院的承諾,立法院與一街之隔的監察院加起來的空間不僅相對完整,也會比現在寬敞許多。

蔣介石的形象不好,立法院的形象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真的要「去蔣」,就明白、大方的說,至少還有一半的民眾會支持;用似是而非的理論,非要繞了一大圈、拉立委諸公墊背,反而更難說服民眾。

信用貸款代辦公司-線上諮詢各大銀行方案

用身分證借錢好嗎-屏東民間借款前置協商提前還款

幫助你跟銀行打交道!宜蘭二胎房貸-本身貸款經驗分享

急需現金
9A698FE0F05F68F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thelx5krk0@outlook.com

ethelx5krk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